新闻中心返回
霜落江院 | 凉风有信,秋色无边--重庆卫校

 三侯霜降,

初侯豺乃祭兽,
次侯草木黄落,
末侯蛰虫咸俯。
继秋往冬之时,天霜降寒。
霜降水返壑,风落木归山。
自然而然,重庆卫校的学子也回到了学校。
 
每一次路过,
每一次躺在操场上仰望,
每一次进入校园,
许许多多的每一次都使我,
以及我们,最终依依不舍。
 
谁说秋天就只剩下萧瑟?
秋意渐浓,醉意阑珊。
孰不知霜叶红于二月花?
 
一片银色冰晶熠熠闪光,
此时树叶枯黄,
在落叶了。
 
 
秋天并不只是老树下的黄叶,
不只是窗户外的秋雨。
更有姿态优美的红檵花。
 
 深秋中,
青涩的他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
用热情回报江院。
正如我们18级的新生,
再沉重的霜也压不弯我们的挺直的脊梁。
 
谁说霜降杀百草。
一岁一枯荣。
枯萎了之后,必定繁荣。
坐在教室
听着风拂过树叶的唦唦声,
我知道秋天来了。
秋渲染了叶,而叶染红了秋。
这是18级的第一个秋,
我迎着它走进校园,
最终的我来不及和它说再见。
但相信我会记得在重庆卫校的第一个秋。